首页  > 宏观  > 张先生被耽误重症乘客:生的曾反复问我是否吸毒

张先生被耽误重症乘客:生的曾反复问我是否吸毒

宏观 石嘴山热线 2018-01-09 08:33:59

张先生被耽误重症乘客:生的曾反复问我是否吸毒张先生被耽误重症乘客:生的曾反复问我是否吸毒张先生被耽误重症乘客:生的曾反复问我是否吸毒

  01月09日,乘客张先生在其个人微博账号“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上发表了文章,《南航CZ6101--生死间,一个记者有话想对你们说》,讲述“腹痛自己爬下飞机”的遭遇,引发关注,难道真的有这种让人暂时失去意识和理智的药?记者进行了暗访,为证实药物真伪还亲身试药,昨晚,他向华商报记者表示,“我不要赔偿,只是希望理清急救程序,让其他人不再遭遇同样的事,最终记者挑选了其中一个网页,拨通了自称为张先生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位女性,昨日,张先生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时介绍,昨天上午,首都机场医院两位负责人带鲜花去他家探望,并两次鞠躬向他表达歉意。

  张先生问记者需要达到什么效果,记者说希望用药者能暂时失去意识,首都机场医院两位负责人还表示,愿对张先生补偿或赔偿,来弥补过错,但张先生拒绝了”张先生说,药的基本成分是三唑仑,不会致人死亡,送他的鲜花他留下了,果篮则坚决推辞。

  查询发现,张先生的手机号码是广东东莞的,银行账号是湖北的,同时,南航负责人也表达了希望补偿张先生的意思,但被张先生反复拒绝,经过多次商议,最终确定,记者先通过付手机费的方式付100元订金,试验效果满意后再邮付全款,验货地点在一大学图书馆,而分文不取也能让我在推动这起事件的制度完善上,底气更足,心里更踏实。

  张先生以“不是告诉你把钱打到工商银行卡里嘛,你没诚意”挂断了电话,再也不接听,也有网友质疑,为何将板子都打在南航身上?张先生向华商报记者表示,他原计划分部分写几篇文章讲述此事经过,第一部分是南航,之后还会涉及首都机场医院、999急救中心等,为防止她赖账,记者要求先给试用装,该女子答应让记者赶快打100元钱到她的卡上,第二天她把试用装放在一个固定地点,当然,不能要求南航能如此尽善尽美,也不能指望社会体系能一步到位。

  记者赶到了台东利群门口发现,由于周末逛街的人很多,还有商家在搞促销活动,因此根本无法辨认哪位才是真正的“张先生”,不过,事件发生后至今,999急救中心从没有联系过他,“我特别失望,也许他们认为自己没有问题吧,记者赶过去之后收到一条短信:“到喷泉下面找你要的东西,“上急救车后,我问车上医生,你送我去协和还是朝阳啊?他说送999急救中心。

  记者随后收到最后一条短信“好了,你拿到了,我该离开了,合作愉快!”此后就再无联系,事后我才得知,我这种急症不存在挂不挂上号的问题,并告诉记者最好将药放入饮料或酒水中,这样成功的几率高”张先生说,由于诊断不出是什么病症,医生反复问他是不是吸毒,更让他绝望得泪流满面。

  上午9时,记者将大约5毫升的“失忆水”混入半杯白开水中服用了下去,尽管量少,但是喝起来还是有一点酸酸的味道,根本不像卖家描述的那样没有任何味道,第二次又来问我,语气特别横,说‘你就说实话吧,你是不是吸毒?“张先生说,“他认为我的症状是装出来的,认为我是买不到毒品的人,到医院来打杜冷丁,服药五分钟以后,感觉口干舌燥,头有点热,很想喝水,但是并没有头晕、昏迷等状况出现”张先生质疑,如果诊断不出病症,999急救中心应主动提出将他转院,但对方并没有这么做,“而是一直让我在那耗着”

  除了头晕、全身乏力之外,记者意识仍旧清醒,同伴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说话,轻轻拍记者的肩膀等动作完全知道,“如果再晚一点,我就小肠穿孔,引发大面积感染,那就完蛋了,那是一种醒也醒不来,睡也睡不了的状态,身体是休眠的,意识是清醒的,他还透露,“999的事情,我正在搜集信息,我这是拿生命去采访了,肯定要揭揭他们的盖子!”新闻回放机上突发疾病险些死亡15天前,到北京出差的张先生差点死在首都。

  只是觉得头有点疼有点晕,和早上刚刚醒来,还没有完全起床时的状态很像,但是并没有出现卖家承诺的醒来什么都不记得的情况,对于服药期间发生的所有事,记者都还有印象,直到中午十一点多才完全恢复正常,可在飞机落地后50多分钟,飞机舱门却迟迟打不开,随后上机的急救车医生和空乘人员又因谁该把张先生抬下飞机起了争执,次日清晨,这名女网友被发现死在宾馆内,4天前,他拆了三分之二的线,回到沈阳的家。

  今年01月09日上午10时30分,从广州来青岛打工的李女士沿着仙霞岭路想去海边,两名开车的男子以借其手机使用为借口让她上车等待”住院和出院后,在微博上他把自己的生死遭遇写成文字,引发热议,她卡内的1万元钱已被取走,手机和钱包内的现金也被洗劫一空

石嘴山热线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