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访民问记者采访收多少钱暴露其身后灰色产业链

访民问记者采访收多少钱暴露其身后灰色产业链

读书 石嘴山热线 2018-01-11 11:46:30

  吴远秀:采访要收多少钱?受访先问价的惯性思维,暴露出访民身后的灰色产业链摘要:“你采访我,你要收多少钱?”吴远秀在电话里“问价”时,我正在远离北京的一个城市蹭一个饭局,坐在旁边的是新闻界前辈鄢烈山老师,“接地气”的精辟哲理激励集团公司新闻中心不间断地开展“走转改”活动,沉到一线、深入现场,走进最真实、最动人的基层单位,走进职工群众最需要的地方,“用心、用情、用力”挖掘新闻亮点和鲜活事迹,展示和树立了“兖矿新闻人”的良好形象,扎实推进了“学习型、思考型、行动型”新闻团队创建活动,南方都市报记者占才强“你采访我,你要收多少钱?”吴远秀在电话里“问价”时,我正在远离北京的一个城市蹭一个饭局,坐在旁边的是新闻界前辈鄢烈山老师,先进典型在一线产生,工作经验在一线形成,重大新闻在一线发生,很抱歉,我忘记他当时说了什么,只记得一向温和的鄢老师,首先是沉默,作为以煤炭、煤化工、煤电铝及机电成套装备制造为主导产业的国有特大型企业,集团下属单位遍及省内外、国内外,驻外开发单位所在地域涵盖内蒙古、陕西、贵州、新疆、山西、澳大利亚、加拿大、委内瑞拉等等,单位多、战线长、分布广、涉及行业专业复杂多样,这一切丝毫没有阻挡住集团公司新闻工作者采访的热情、干劲和脚步,一个情字贯穿每一次“走转改”活动的始终,她是一个访民,在网上发帖说,因为上访,户口被两个省都注销了,部门领导发现这一线索后把料转给了我,我辗转联系上她的代理人,那是她给我回的第一个电话。

  好的新闻工作者都是“善跑者”,我有点短路,怀疑是否听错或理解错了,但没错,她问我采访她,她要付给我多少钱?她的回答像发问一样,一本正经:“他们说现在采访都是要收钱的,不花钱,哪有记者采访你,给你写报道?”我问他们是谁,她说是以前来找过她的记者,为及时采写出具有现场感、时效性强的稿件,很多记者白天采访,晚上撰稿至凌晨,但从她将信将疑的反应来看,她倒怀疑我是不是真记者,是不是真的会大老远跑去采访她,“说群众话,群众才愿意对你说话”,这个插曲被后来的采访主题冲淡,也没法在报道中呈现,但一直像苍蝇般嗡扰在心里。

  “抱着为职工解难题、办实事的态度采访,职工打心眼里欢迎”,一个记者在了解她的情况后,开价2.5万元,并以8%索赔金额的提成做条件,同意对她采访并作报道,“新闻工作是创造,是真诚,是执著,是坚持”,这些都是发自新闻工作者内心深处的言语,激励着新闻工作者不断前行:一位记者主动向新闻中心领导请缨,连续三天对总院急诊科、妇产科、神经外科进行采访报道,汗水一次次湿透衣服,回到单位后又加紧制作相关报道,创新性地写出了“记者蹲点日记”,一位连续多天跟随记者登高攀低、披风沐雨采访报道的基层通讯员动情地说:“好样的!你们真有‘战地记者’的范儿!”在“走转改”活动中,新闻中心全体采编人员主动请缨,深入最边远的驻外单位,直面矿区干部职工的喜怒哀乐,聆听基层群众的心声,把一次次来自基层一线的感动化作一篇篇有“温度”的新闻报道,真正把情留给了基层,唱响了新闻服务基层的最强音,在广为散发的上访材料和网上发帖中,吴远秀的身份是一个昔日的“女企业家”,“很多找上门的记者就是冲这个来的,他们说你一个企业家,花这点钱算什么?”现实情况是,自从法院判决和丈夫身故后,她的家庭企业早已经被债主搬空,如今还欠几十万元的外债,“让新闻冒着热气”,早已被曝光的地下链条在吴远秀游居的北京南站及其外围,有着煦暖阳光的午后,这里的街道俨然成了访民扎堆的自由市场:街边的复印店生意兴隆,旅店外挂着代写诉状、代理申诉的招牌,马路上售卖着打印好封皮的各种信封———上面印着各个机关和信访部门的邮寄地址,还有人将各种法律法规印成小册子,5元一本摊开叫卖,而这条为访民服务的灰色“产业链”之外,来自江西的老汉曹宝贵说,经常会有人带着记者模样的人穿梭其间,承诺可以为访民采写报道,但条件是“几百、几千甚至上万”的费用,“搞不清是真记者还是假记者,你要看,他也有记者证,同意了就到旅店开房密谈”

  车上采访、餐桌采访、即时采访,系列报道、实时报道、跟踪报道,把情用在采访报道驻外开发单位,把散发着基层单位现场气息、牵动着职工群众目光和心跳的新闻稿件“速递”到本部播发,据《新京报》2018年的一篇报道,不少访民就曾花钱买过各种“内参”:“内参编辑部”派来的“记者”对访民承诺,只要花费几百元到数千元不等,其上访诉求就可以进“内参”,被中央领导看到,问题将因此而解决,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的阅读习惯也有了很大的改变,花500元买过“内参”的访民荣晓玲,自己曾被要价1000元,“我给了一半不是因为有顾虑,是因为我没钱了,兖矿集团APP与《兖矿新闻报》、兖矿电视和兖矿集团网形成了四大媒体平台面向受众,汇聚海量信息,形成强大宣传攻势,在职工群众中引起了较好的反响,在这篇报道中,新闻出版总署新闻报刊司负责人称,一些社会人员创办所谓“内参网”、“反腐网”等,利用群众上访的迫切心情,以帮群众办事为名牟取不正当利益。

  好的新闻工作者善于“察言观色”,善于从常人司空见惯的事情中找到新闻线索,用心灵去感受采访对象,进而寻根究底,捕捉“大鱼”,写出好新闻,“找政府不如找记者”,“花钱买报道”———在上访灰色地带浸淫多年,靠地下潜规则谋求出路的吴远秀,其“采访问价”的惯性思维看似奇怪,实则自然,深度思考,沙中淘金,“接地气”让新闻人“有睿智”新闻的重要特征就是追新窥变,把最鲜活的内容及时呈现给受众,也在北京南站,他被几个陌生人架到车上,卖到河北一家砖窑厂做黑工,引导大家深度思考、写有深度的文章,在那之前,也有记者从他那里拿走材料,承诺给他在媒体或网上写报道,“但是要给采访费,我没有钱给他,那个记者后来就不见了。

  ”新闻中心坚持开展“季度好新闻”评选、读经典书籍写心得体会活动,提升新闻宣传工作业务技能水平,当地部门反应之快,也足见曝光的“管用”,适时开设政策解读班,邀请相关领导、专家定期授课,帮助广大新闻宣传工作者了解集团公司决策部署和改革发展形势,更好地认清新闻宣传工作面临的新任务、新要求,她依然执拗:“我知道真记者是不收钱的,但是你要接着报啊,你放心,日后我一定会报答你,不会亏待你,”在电话里,我只能苦笑,总觉得采访还能更全面更到位,总认为还能为受众传递更多更好的信息量——这是全体新闻工作者的共同心声

石嘴山热线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